百步亭官網 切換導航

茅永紅:人生百步,投身改革是關鍵一步

圖為:茅永紅(左一)與百步亭社區居民促膝聊天。(資料圖片).jpg
  圖為:茅永紅(左一)與百步亭社區居民促膝聊天。(資料圖片)
 
  漢口,盛夏。
 
  百步亭花園的一處苗圃里,回想起30多年前只身進京跑審批的沖勁,64歲的百步亭集團董事局主席茅永紅至今仍覺得熱血沸騰。“改革從來都不是容易的事,要敢于冒風險。”面對湖北日報全媒記者,茅永紅敞開心扉,“改革也是一種樂趣,是一種精神激發、成果分享的獨特樂趣。”
 
  究竟是怎樣的考驗,讓這位改革的先行者擁有如此豁達的胸襟和氣魄?
 
  究竟是怎樣的信念,讓這位榮譽等身的企業家一次又一次地突破自己?
 
  “騙”來家里的補償款,創辦武漢第一家中外合資企業
 
  上世紀80年代初,剛剛改革開放,中外企業合資法已經公布了,而武漢這座古老的商埠還是靜悄悄的。
 
  在武昌縣(今武漢市江夏區)交通站當站長的茅永紅大膽提出,創立一家進口汽車維修中心。
 
  一切都是新的。
 
  沒有現成的案例可循,茅永紅找到時任縣委書記徐海庭。“你要搞,我支持。能不能辦成誰也不知道,跑審批這筆錢誰出?”“我出!修鐵路占了我老家房子,補償了2萬多元錢。”
 
  此后的一年里,茅永紅開始了跑一百多個公章手續的漫漫旅途。一個一個地蓋,從縣里到市里,再到省里,再到國家部委。
 
  因為把家里錢“騙”出來了,茅永紅有家不能回。
 
  候船室、候車廳,成了他的流動床鋪。舍不得花錢,每到飯點,他總是找家餐館幫工,混口飯吃。
 
  從1983年2月開始調研市場,到1985年3月28日完成所有審批流程。
 
  1985年4月4日,“江夏進口汽車維修中心”終于領到了執照。茅永紅數了數,179個公章。這是武漢第一家中外合資企業。
 
  30多年后的今天,企業注冊審批實現了網上辦理、立等可取。“萬事開頭難,總要有第一個吃螃蟹的人。”茅永紅說,也許沒有這179個公章,就不會有今天的方便與快捷。
 
  企業辦起來了,接下來就是管理問題。
 
  當時是計劃經濟體制,大鍋飯,鐵飯碗,干多干少一個樣,干好干壞一個樣。茅永紅認為,辦中外合資企業,就是要引進國外的先進管理經驗。
 
  企業自主招工,茅永紅推行“三制”:工人合同制,能進能出;干部聘任制,能上能下;工資浮動制,能高能低。
 
  8個月后,企業收回了全部投資,開始盈利,創造了奇跡。
 
  然而,這在當時,是被很多人不理解的。有人說是“資本主義”“自由化”,動輒扣“帽子”。
 
  在江夏進口汽車維修中心的8年,茅永紅10次被帶去檢察院調查,總是審幾天,就放出來了,沒有問題。“現在回想起來,也不能怪他們,當時法律不健全,有人告狀他們就得查。”30多年風風雨雨,茅永紅對當年的一切已經釋然。
 
  7家開發商先后退出,他卻投資打造花園社區
 
  1994年,響應湖北省委號召,茅永紅帶領一班企業家,從海南回到湖北發展。
 
  剛好趕上江岸區百步亭一帶開發,此前有7家開發商來過這里,都因條件太差、掙錢太難,先后退出。
 
  茅永紅雄心勃勃,想把這里建成武漢最文明、最和諧、最安全的地方。他說服一起回來的企業家,注冊了“武漢安居公司”,合力開發百步亭。
 
  百步亭怎么建?茅永紅調研發現,國內一些項目,因為缺少統一配套和后期管理,臟亂差嚴重,成為政府的包袱,百姓的痛處。
 
  為避免這種情況,茅永紅向社會學家求教后決定,實行“建設、管理、服務”三位一體的社區建設模式。
 
  有合伙人提出,企業建社區、管社區,那是自討苦吃,還會影響利潤。
 
  茅永紅回答,企業要追求利潤,但不是“掘一桶金就走”的短期利潤,而是要追求“理性利潤”“長遠效益”和“多贏效應”。
 
  思路明確了,行動就有了方向。
 
  在設計、施工、驗收等各個環節,公司堅持一切圍繞居民需要完善社區功能,不給居民添麻煩,不給物業留后患。寧可少出房10%,也要將房屋設計成南北朝向,通風采光效果好。
 
  茅永紅要求公司經理全部住到社區,并公開家庭住址和電話號碼。“管工程的經理建的房屋滲水,管物業的老總服務不到位,居民就會天天找你,讓你吃不好飯、睡不好覺。”
 
  真心誠意的付出,換來真金白銀的回報。首期開盤銷售,1000多套房子,一搶而空。
 
  不設街道的社區,管好了居民大大小小的事
 
  社會治理,要把老百姓的利益放在第一位。
 
  1999年,居民入住后的第一個春節,大年三十,物業員工都回家吃團年飯。
 
  初一早上,茅永紅發現,小區成了垃圾場,到處是鞭炮碎屑。居民也紛紛議論,指責物業管理不善,指責鄰居素質不高。“像這樣的情況,再多的清潔工也忙不過來,問題出在物業管理是‘少數人管多數人’。”茅永紅提出,發動居民共同管理社區,共同愛護家園。
 
  首要任務是發動群眾。但家家鐵門鐵窗,互不來往。怎么辦?
 
  公司挨家挨戶上門,把腰鼓和服裝買好送給大家,吸引大家參加文體活動,成立了腰鼓隊、舞蹈隊、太極拳隊等幾十個隊伍。
 
  一場活動,就是一次鄰里聯誼,就是一次感情交流。慢慢地,大家從對自己小家的愛護,擴展到對社區的維護。
 
  茅永紅因勢利導,帶頭撿煙頭,堅持了整整7天。第3天,物業公司員工撿起來,第7天,社區居民撿起來。
 
  如今,百步亭有專門撿煙頭的志愿服務隊,社區實現了無煙頭、無紙屑、無暴露垃圾等“十無”。
 
  為解除困難居民的后顧之憂,公司把社區商業門面拿出來,低價租給困難家庭。如果一家租不起,就兩三家合租,解決居民的就業問題、生計問題。
 
  居民發動起來了,參加文體活動的人多了,又有居民反映,活動場地不夠了。
 
  茅永紅召集股東開會,提出將社區中心地段拿出地來建社區公園。這話一出,就炸了鍋!“別人是鏟掉公園建房子,你是推倒房子建公園。直接損失就是1個多億啊,以后還要貼錢維護,有這樣辦企業的嗎?”
 
  茅永紅堅持,“既然我們的產品是社區,就必須具備社區相應的功能。”
 
  有兩名股東當場翻臉退出。
 
  茅永紅頂住壓力,在原本規劃建6萬平方米房屋的土地上,建成4萬平方米的社區中心公園,成了老百姓跳舞、活動的開心樂園。
 
  突破傳統的“區—街—居委會”管理的行政體制,首創“建設、管理、服務”三位一體的社區建設模式,茅永紅的大膽改革得到了武漢市委市政府的支持,創建了全國第一個區直管、不設街道辦事處的社區。
 
  擎起黨建引領大旗,復制推廣百步亭模式
 
  2000年,百步亭社區成立黨委,500名黨員投票選舉,一致投票推選茅永紅為黨委書記。
 
  民營企業家擔任社區黨委書記,當時全國尚無先例。為當好這個書記,茅永紅辭去了總經理職務。
 
  2003年,中央宣傳部、中央文明辦、建設部、文化部,四部委聯合下文,向全國推廣百步亭經驗。
 
  2013年,中組部在多次調研的基礎上,總結出百步亭“二三六”黨建工作法,向全國社區黨組織推廣。“百步亭經驗”在全國引起強烈反響,成為推動基層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示范品牌。
 
  全國各地慕名而來,近兩年到百步亭參觀學習的社區書記和各界人士達13萬多人。
 
  在茅永紅看來,所有的經驗歸結到一點,就是黨組織作用的發揮。
 
  采訪結束時,茅永紅深情地說,“只要聽黨話、跟黨走,贏得老百姓的擁護支持,就沒有辦不成的事。只要方向對了,改革就一定能逢山開路、遇水架橋,取得成功。”(湖北日報全媒記者 劉娜 通訊員 張繼濤)
彩票